猎人进山搜救路遇猛虎报恩(八):救下虎崽

  王一枪打死了受伤的雌虎,顺着雌虎前进的方向发现了老虎的洞穴,本想将肩上的小野猪扔给两只幼虎,刚迈开步,“轰”一声枪响,一只小老虎应声倒地,马上没了气息。王一枪心里“腾”窜起一股火,猎人打猎,画龙画虎难画骨打一肖不会伤及带有幼崽的雌兽,更不会对新生的幼崽痛下杀手,是谁这样狠毒?!

  另一只小虎“刷”就钻进了山洞,不再露面。王一枪把小野猪往地上一扔,抓起猎枪,四下里迅速地寻找着目标。没用三秒钟王一枪就找到了,一个猎人从东边的山梁上走过来,一边走一边装着火药和铁砂,看到王一枪,兴奋地喊了一声“一枪哥,今天发财啦!”

  听到这声公鸡打鸣似的呼唤,王一枪知道是谁了,方圆百十里只有一个人的声音如此有特色,是昌平县的猎户张顺义,外号张不仁。因为这人上山打猎从来不放过任何一只猎物,不管是不是带着崽的雌兽,只要被张不仁看见了,不管三七二十一都会被打死,剥皮吃肉,再把兽皮拿到镇上集市卖掉。

  张不仁很兴奋,提着枪眨眼功夫就跑到了王一枪身边,一边不住的搓手,一边两眼放光地盯着王一枪声音颤抖地说:“一枪哥,咱发财了,一只大老虎,两只小老虎,剥掉皮,分出骨肉,卖的钱购咱俩花三年的啦!”王一枪没应声,提着猎枪上前一步,拿枪托“砰”就打在了张不仁的下巴上,张不仁“扑通”一声就仰面摔倒在雪地上,嘴里全是血,挣扎着直起上身,一只手颤抖地指着王一枪“你疯啦?难道这么好的猎物想独吞不成?!”

  王一枪没搭话,捡起小野猪,用猎刀给破了膛,整只扔进了小虎所在的山洞,这才回头对着张不仁。举起了猎枪,瞪着要喷火的双眼,标准了张不仁,几乎是咆哮着大声呵斥道:“你才疯了!这么小的虎仔,你也要打死?!雌虎是被打死了,可也咬死一个猎户,咬伤一个,你不问人的死活先想着发财?”说着手指就摸向了扳机,看样子想要一枪崩了张不仁。

  王一枪的枪法是出了名的准,作为猎人打猎的原则也是十里八乡远近闻名。张不仁看着黑洞洞的枪口,打心底害怕了,自己一开始确实是目睹了雌虎和两个猎人搏杀的场景,可自己没胆量上去帮忙,后来看见王一枪打死了雌虎,又发现了两个虎仔,心想能讨好讨好王一枪,分得一杯羹,哪想到被王一枪用枪托打翻在地,还被猎枪瞄着脑袋。

  张不仁赶紧赔笑,咧开嘴露出了沾着血迹的牙,一个劲赔着不是,嘴里不停向王一枪道歉,抓起自己的猎枪转身就要走。王一枪大喝一声“站住!”张不仁乖乖地没再迈步,他知道王一枪的脾气,要是自己不听话,王一枪很可能一枪放倒自己。

  “不能这么轻易让你走了,去照看那个被老虎伤了的猎物,再用树枝做个爬犁,把被老虎咬死的那个猎户运下山。”

  张不仁不敢怠慢,扛着枪赶紧往受伤猎户的位置赶去。王一开了张不仁,蹲在老虎洞穴口往里看,很黑,什么也看不见。王一枪把小野猪又拿出来,整个剥了皮,把肉分成了几大块,扔在洞口不远的地方。四周安静了下来,只有“呼呼”的风声,过了有半个小时,一只小老虎探头探脑地出现了,它紧贴着洞穴的边缘,慢慢挪到野猪肉边上,先试探性地咬了一小口,见王一枪没有过来,便开始大口吃着,没一会就把一根猪腿吃个精光。

  王一枪看着小虎笑了,心说能吃就能活下来。大黑凑上来,冲着小老虎汪汪叫,小老虎不害怕,放下肉冲着大黑“嘶哈”地威胁着,露出了小小的乳牙。王一枪把剩下的肉使劲扔进了洞穴深处,又找来树枝石头,把洞口掩藏好,盖上一层雪,只给小虎留了个小小的出入口,从外面看不出是一个洞穴。王一枪带着大黑去找张不仁,心说小老虎三天之后我再来看你,只要你不跑,我就能喂活你。

  太阳西斜,天就要黑下来,王一枪找到张不仁,让他拉着被老虎咬死猎户的尸体,自己扶着受伤的猎户,绝杀一波,半波,大黑开道,一行人深一脚浅一脚,开始下山。